()“我们已经没有退路,你去对付般若,张若尘交给我。”诡四气度非凡,语气沉混。
  就算张若尘是本源使者,诡四做为上位神,又岂会惧怕?
  首先,张若尘才精神力成神不久,对本源奥义的运用能够达到什么程度?
  其次,这里是荒古废城,有黑暗之渊的黑暗力量与外界隔绝。即便拥有百分之一的本源奥义,能够调动的本源规则也很有限。
  天鹊神姬倒也果决,没有妄想去夺回鹊神羽,双手一合,神躯爆开,化为一团黑色云雾。
  成百上千只神鹊,从黑色云雾中飞出。它们冲向盘膝而坐的池瑶,嘴里发出能够攻击神魂的尖锐叫声。
  “哪里走!”
  张若尘十指捏印,精神力和本源奥义同时运转。顿时,本源神光从地底冲出,凝聚成一朵巨大的白色神莲,将所有神鹊,全部收入莲中。
  神鹊撞击在一起,重新变成天鹊神姬的身影。
  她跌跌撞撞,几乎摔倒。
  “张若尘小儿,你困不住本神。”
  天鹊神姬满脸怒容,施展神术,体内神气涌向背部,背上的羽翼浮现出一道道血色雷电。
  雷电汇聚在一起,化为一只长满铁鳞的爪子,长达三十多米,欲要破开本源神莲,脱困出去。
  同时,诡四打出天极云霄刃,化为一道极速旋转的弧光,斩向张若尘。
  天极云霄刃上的每一根至尊铭纹都十分明亮,如贯穿天地的雷电之光,在诡四强大神力的加持下,威力更是恐怖绝伦,空间似乎都要随之爆开。
  “小心!”あ七^八中文ヤ~8~1~ωωω.7\8z*w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
  阎无神大吼一声,体内一座斑驳的石桥冲出来了一角,将缠绕在他身上的锁链,冲击得哗啦啦的震响。
  就连《十方惊魂阵图》都在晃动。
  “怒剑!”
  张若尘眉心,一柄光剑飞出去,与飞来的天极云霄刃碰撞在一起。
  “轰隆!”
  惊天动地的声音,将众人脚下的大地撕裂。
  音波巨浪,让在场的诸神耳膜刺痛,大脑昏沉,浑身如受重击。
  “怎么可能?”
  诡四收回被打飞出去的天极云霄刃,难以置信的,盯着站在本源神光中的张若尘。就算本源使者再强,怎么可能在困住一位老牌中位神的情况下,还挡住他全力一击?
  何况,刚才那股力量,来自剑道,不是本源之道。
  被阵图镇压的小黑,看到刚才那一幕,情不自禁脱口而出:“是剑祖的力量,这是传说中的精魄之剑。早知道你掌握有这么强大的力量,上位神都能敌,本皇何必陪你进黑暗之渊?这也藏得太深了!”
  张若尘双手合十,操控本源力量,以神莲死死压制天鹊神姬。
  怒剑时而实态,时而虚态,围绕张若尘飞行。
  它,时而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强大,时而散发出来的波动却很微弱。
  诡四毕竟是活了十万年的存在,见识不俗,看出了一些端倪,道:“这是继承来的力量,你并不能随心所欲操控。如果本座没有猜错,此剑应该是受你的情绪影响,你越是愤怒,爆发出来的力量才越强。剑意和情绪相融,是七魄化剑。”
  “你猜对了,张若尘现在非常愤怒。面对疾风吧,诡四。”不管张若尘怒不怒,反正冰魄寒珠被夺,小黑是非常愤怒。
  从来只有它抢别人,哪能允许别人抢它?
  诡四冷哼一声,身上灰色云气涌动,身形和容貌随之变化,变成般若的模样,身材娇美,眼神妩媚,双腿修长,长发飘飘。
  “噗!”
  阎无神似乎是压不住伤势,一口鲜血吐出。
  小黑愣住,没想到诡四为了克制张若尘的怒意,可以如此没有节操。上位神的浩荡神威去了何处?
  张若尘心神的确恍惚了一下,随即,怒气更盛。
  怒剑散发出来的光华,明亮了一倍不止,强大的剑气波动,如同潮水一般倾泻向诡四。欺人太甚,一个四臂大汉,居然明目张胆变化成般若的模样。把他张若尘当成了什么人?
  “咕吖!”
  怒剑尚未攻出,诡异的叫声响起。
  声音很近,仿佛就在诸神耳后。
  上空,黑压压的鬼云涌来,吞没《十方惊魂阵图》覆盖了这片区域。
  阵图中的诸神,如同坠入冰窟,冻得浑身发麻。
  他们抬头看去,只见,一颗山岳一般大小的骷髅头悬在阵图上方,眉心有一个古老的文字,散发出来的力量,煞气冲天。
  “鬼类诡兽。”
  包括正在疗伤的池瑶在内,诸神皆是脸色苍白,有一种大祸临头的危机感。
  天鹊神姬正在酝酿的神术,再也打不出去。那种感觉,犹如她面对末法神王一般,根本生不出任何战斗的念头。
  差距太大了!
  诡四感受更加强烈,因为他觉得骷髅头的一双空洞眼眶正锁定着他。于是,释放出神境世界,体内神气全力以赴运转,发出江河流动一般的声音。
  神境世界和神气,化为一片神光闪烁的海洋,将荒古废城中的城域,都覆盖数万里。
  被禁锢在阵图中的小黑、姑射静、阎无神,身体一轻,脱离压制,坠落到地上。一个个皆是取出压箱底的战兵,调动神气,将其催动。
  “去!”诡四大吼一声。
  《十方惊魂阵图》如同化为一座无边无际的大世界,飞向鬼类诡兽。
  这便是上位神的实力和气度,在别的神灵根本不敢出手一战的情况下,诡四却敢主动攻向鬼类诡兽。
  但,打出这一击后,诡四立即燃烧体内血气,以最快的速度,向离开荒古废城的方向逃遁。
  “咕吖!”
  骷髅头嘶吼一声,《十方惊魂阵图》如废纸一般破碎,在半空燃烧起来。
  下一瞬,本是已经逃到数百里外的诡四,发生四面八方都有鬼气缠绕到身上,如同遭受十万座山岭的镇压。
  “不!为什么只追杀我?”
  诡四嘴里长啸,神躯迅速变大,与鬼气对坑。
  他抬手抓起地上的神尸和巨石,向后方的骷髅头砸了过去。
  这些神尸和巨石,皆有星球那么沉重。
  但,诡四纵然再强,终究不是鬼类诡兽的对手,没能逃走,被一口吞了下去。
  吞噬了诡四,骷髅头便腾飞而去,消失在阎无神和小黑等人的眼前,只留下一片破败的大地。
  刚才的神战,太惊心动魄。
  诡四临死之前的拼命,爆发出来的力量,每一击仿佛都能打死一尊下位神,能够毁灭一片星空,但依旧只能是垂死挣扎,无法逃走。
  只是远远看着,都让人感到绝望。
  “就这么走了?”阎无神有些难以置信。
  小黑心情无法放松,道:“它总不可能,只看得上眼上位神,直接无视我们吧?哎,可惜了本皇冰魄寒珠。”
  “唰!”
  人影一闪。
  池瑶脚踩冥河,急速追向鬼类诡兽离开的方向。
  “疯了吗?她追上去干什么?”小黑惊呼一声,又道:“张若尘快拦住她。”
  姑射静道:“张若尘被鬼类诡兽的鬼气卷走了!”
  ……
  张若尘被鬼气包裹,眼前漆黑一片,上下左右皆是虚空。
  无边的寒气袭来,即便是绝对道化了的肉身,都难以承受,体内血液像是要凝固,就连骨头都像是化为了冰块。
  张若尘催动本源奥义,欲要调动天地间的本源规则,但是,天地被隔绝,自己犹如被困禁在牢笼。
  他催动七柄魄剑,但是,魄剑飞出去,却攻击不到任何实态的物体。
  最后,张若尘冷静下来,在鬼气中盘膝坐下,催动挂在脖子上的阿罗汉白珠。以白珠的力量,净化侵入体内的鬼气,身下出现一团洁白无瑕的佛云。
  不知飞了多久,飞到了何处。
  鬼云散开,张若尘坠落到地上。
  这里已经不是荒古废城,四周漆黑无比,视觉和精神力受黑暗力量的影响,只能看到和感应到有限的地域。
  山岳大小的骷髅头悬浮在半空,浑身散发恐怖的神威气势。
  张若尘抬头仰望,做好拼死一战的准备,即便力量悬殊,没有一丝取胜或者逃生的机会,但,求生之心不可无,战意不能灭。
  “哗!”
  骷髅头化为一位枯瘦如柴,身形高达三米多的老者,落到了地上,随后,单膝向张若尘跪下,声音嘶哑的道:“苍芒拜见少君。”
  张若尘本是已经将暗物质圆球藏在身后,看见鬼类诡兽居然单膝下跪,如奴拜主一般的行为,心中自然是惊异无比。
  难道它认错了人?
  张若尘道:“苍芒?你为什么叫我少君?你到底是何人?是鬼族神灵,还是鬼类诡兽?”
  苍芒即便单膝下跪,身高也超过张若尘,低着头道:“是主人推算出了一些结果,派遣老朽前来荒古废城寻觅少君。既是送来一件东西,也是阻止少君去往大冥山。”
  张若尘道:“什么东西?”
  苍芒取出一尊莲座,捧在双手。
  莲座上,有六宝,呈三、二、一的梯形排列,散发出青、绿、紫、红、青、黄六种不同的颜色,又有赤红火焰,在六宝上燃烧。
  种种宝光,照亮黑暗,蔓延出去何止十万里。
  整座大陆,万千山岳,深谷长壑,被这盏神灯一一点亮。
  张若尘心中震撼,道:“摩尼珠!”
  这正是传说中,佛门七宝之首摩尼珠的形态!

章节目录

张若尘万古神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乐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张若尘池瑶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若尘池瑶并收藏张若尘万古神帝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