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徒,这个姓很特别,难道是定王家的女儿?卿娘并没有询问,跟着宫女去了大殿。
  进了大殿,只见上面坐着个贵妇,身上并没有太多的首饰,面色也很和蔼,可周身气度不凡,很有上位者气场,年纪嘛,大约有个三十来岁,面目非常清秀,大概就是贤妃了。
  她刚想找个软和点的地方行礼,却被贤妃给叫住了。
  “免礼,快过来,叫我看看,你就是明慧?皇上可说了,巾帼不让须眉啊,我今儿算是见到了。”
  “当不得夸,娘娘抬爱了。”
  人家笑的真诚,那自己也不要端着了,她行了个福礼,便由宫女带到一边坐了。
  “我一直都很好奇,明慧是怎样一个女子,遇敌临危不惧,还能想出制敌之法,今天一见啊,原来是个漂亮的小姑娘,哪有什么三头六臂,当时也吓坏了吧。”
  “是呢,娘娘,臣女当时都吓哭了,眼看着敌军逼近了吊桥,也不知怎的,就想起了火攻,还是边军将士勇猛,我只是喊了那么一句。”
  “呵呵,好孩子,幸亏你当时想起来了,这人啊,都有一懵,对了,你平时都喜欢做些什么?一会介绍个女孩子给你,珠儿去看看,兰儿怎么还没到呢?”
  司徒兰出府时遇到了风波,二婶坚持让她带上二妹,而三婶领着司徒蓁说:
  “贤妃娘娘传话叫司徒家姑娘,我们蓁儿为啥不能去,难道这司徒姑娘就是你的专称吗?”
  因为司徒兰是大小姐,外面都称她司徒姑娘,所以来传旨的太监也没特别说明。
  此时,她尴尬的站在王府门口,可旨意说的很明白,只叫了她一人,要是带着两位妹妹,宫门能进得去吗?说不定,大家一起被挡回来,她去不去其实没所谓,可让人看王府笑话,还是做不到的。
  “二婶、三婶,不是我不带她们,违旨不遵会给王府招祸的,我进了宫再向娘娘求情,等下次带妹妹们去吧。”
  她虽然没见过贤妃几次,可知道她是母亲的手帕交,求个情应该是可以的。
  “你以为你是谁?脸还真是大呀,人家只说了司徒小姐,难道她们不是?要你在这里做好人?蕙儿上车去,我就不信了,咱们堂堂定王府小姐,会被拦在宫门外。“
  好吧,这主意都打定了,司徒兰没辙了。
  硬着头皮上了车,听天由命吧,如果被拦下,那也怪不得她,一路上,那俩热嘲冷讽的,从她的首饰说到衣裙,简直一无是处。
  到了宫门,守门的卫兵没说什么,可接人的太监愣住了,他的差事只有一位小姐啊,顶多带个丫鬟,这七八个人是怎么回事?
  司徒兰只带了小菊,可那两位都带了两个丫鬟,这加起来可不就是八人了。
  “你们都是谁家小姐,咱家接的是司徒小姐,怎么会有这么多。”
  “我们都是司徒小姐,那几个是丫鬟。”
  司徒蕙跑上前跟那公公说着,而司徒兰羞愧极了,躲在了另一边。
  “都是?我们娘娘只请了一位司徒小姐,难道你们竟是全府都来了?”
  当下便不干了,叫了一个小太监,叫他去里面请示娘娘,贤妃听完就愣了,对儿子的话有了深刻的了解。阿妍那两个弟妹不是善茬,这样的事都敢做,既然来了,她就看看吧,这两位司徒小姐脸皮有多厚?
  “呵呵,还真是有意思,宫里竟然来了不速之客,待会明慧也开开眼。”
  她们聊的特别对脾气,虽然见面时间不长,可贤妃看她哪哪都好。
  小太监跑到大门口,说是娘娘叫都进去,那俩冲着司徒兰就是一哼,又撇了眼先前那个太监,竟然抬头走到了前面。
  可甬道走完,却不知该往哪去,司徒兰跟在太监身后,一路都陪着笑脸,那太监也明白了,这个才是娘娘请的正主,而前面那俩是不请自来呀。
  “那俩是你家人吗?我们娘娘虽然脾气好,叶嬷嬷可不好说话,哼,一会要是被打了板子,哭都来不及了。”
  这话听得司徒兰胆战心惊,可她也没胆子去告诫那俩。
  三人一进殿,卿娘就被其中一个给吸引了,此女个头中等,皮肤白皙,虽然五官都很小巧,可一双风目让人不能忘怀,卿娘从没见过这样的眼睛,眼神清澈明亮,几乎就在这一刻,她便喜欢上了这个女孩。
  “这位是明慧县君,兰儿,你叫声姐姐吧,她比你大着三岁呢。”娘娘特意问了她的生辰,原来为了排序啊。
  “明慧姐姐,我叫司徒兰。”小姑娘笑着给她行了福礼,卿娘忙站了起来,上前拉了她的手,带她坐到了自己的身边。
  “兰儿,你多大了?娘娘,我好喜欢她。”两人还真是一见如故,卿娘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,可这个娘娘是怎么回事,竟然也对那俩女孩视若无睹。
  “拜见贤妃娘娘,臣女是定王府二房女儿,今天跟着姐姐来拜见娘娘,臣女非常仰慕您,今天见了才知道,世上还有这样的天仙美人。”
  司徒蕙拿出浑身解数拍着马屁,可一个三十多的人,听到这样形容自己,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。
  “呵呵,本宫年岁大了,天仙上比不上了,要是皇上的丽美人听了,怕是很高兴呢,你呢?也是二房女儿?”
  “拜见娘娘,臣女是三房的,今天跟着姐姐来见娘娘,这里的宫殿好雄伟啊,住在宫里一定很幸福吧。”
  贤妃心想,如果真的那么喜欢,可以进来做妃子呀,皇帝反正不嫌小。不过,这位的长相有点差强人意,反正比丽美人差远了。
  司徒兰的小脸涨的通红,她们也太丢人了,再怎么有野心,也不能这么赤裸裸吧,好歹还是王府千金。
  “兰儿平时喜欢什么?我这里有颗珠子,送你戴着玩吧。”
  卿娘没心情看那俩丢丑,她从怀里掏出了一颗夜明珠,正是三皇子所送,她用细细的银丝加着金丝编了个络子,将珠子放了进去,珠子被她晃到了暗处,一缕微光晕开了。

章节目录

归田嫡女带锦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乐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絮絮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絮絮妈并收藏归田嫡女带锦鲤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