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不好看你就不要我了,更何况也没有人抢得走啊。”郑蕴之笑了,这样的歪理确实是女人说得出来的,他也笑自己,放在以前,别人跟他说这种话他顶多翻个白眼,根本不可能费心给她解释。
  童心摆出一副大爷调戏小妞的样子,捏住郑蕴之有棱有角的下巴,“给爷笑一个?都不许抢,我的!”
  “嗯,你的。”郑蕴之顺势亲了一口,“我还怕你被抢呢小傻瓜,我天天戴着我们的订婚戒指你看看?”
  “可是,我不是很想让她拍我的杂志封面诶......”童心找回正事,有点纠结地说出来,“但我又不能因为自己的喜好而改变杂志社的选择......”
  郑蕴之揉着她的头发,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。
  作为商人而言,确实应该把利益放在最前面,但是作为她的未婚夫,好像确实应该把她的心情放在最前面。
  不过想到这里,郑蕴之好像忽然想起来,一边顺着她的头发一边说,“你可以先了解一下他们选择叶秋儿的理由,不能单凭一个推荐就决定对不对?”
  童心好像忽然被点透了一样,眼睛都亮了起来,坐直身子捧着郑蕴之的脸亲了一口,“我家郑先生怎么这么聪明呀!我可以推荐几个同类型的让他们选择呀!”
  郑蕴之看她笑起来,自己也忍不住笑,手还是有一下没一下撸着她的长发。
  “你当撸猫呢?要不要我给你叫一声!”童心抓住他的手拉到前面,调侃道。
  郑蕴之凑到她耳边,“我比较喜欢听我家小猫在床上叫我,嗯?”
  这一句“嗯”听得童心耳朵都在发烫,一下推开他就跳开他的拥抱,乖乖坐回自己的办公桌,还指挥男人也坐回自己的位置。
  没一会儿清醒过来之后,童心决定下午就会杂志社,跟郑蕴之说了声,他当然是没有意见的。
  下午郑蕴之亲自送童心去了杂志社,虽然童心最近不坐班,但苏文清是坐班的,童心一来就去了苏文清的办公室找她。
  “清清!想我了没!”
  苏文清从电脑前抬起脸翻了个白眼,“你吃错药?”
  “哇,你好无情啊!我给你带了小蛋糕,我觉得你不太想吃了!”
  苏文清很给小蛋糕面子,还是假装热情地拉着童心坐到小茶几去了。
  “我们郑太太,什么事让你大驾光临了?”
  童心把小蛋糕和架子摆出来,砌好了之后又把壶里的奶茶倒上,一脸忧愁的样子看着苏文清。
  美女委屈,更何况是个大美女,就连苏文清一个女人都觉得有些招架不住。
  “说吧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遇到困难了?”
  “我说了,你别生气哦!”
  苏文清喝了一口奶茶,把一块小蛋糕放到自己的盘子拿在手上,“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下午茶,姐姐舍得跟你生气吗?”
  “就是吧,《Moody》那边下一期的封面想请叶秋儿,我不想。”
  苏文清看了她一眼,脑门上好像写着“就这点事?”的样子,鄙夷的眼神,看着童心,“不想就不想呗,那你为什么觉得我会不高兴?”
  “你不会觉得我这样有点太任性吗?因为我不喜欢她,就不让她拍,好像很不合理......”
  “那你先告诉我你们之间是有什么恩怨?”
  苏文清并不知道童心跟叶秋儿之间有什么瓜葛,但也隐约觉得似乎不是简单可以化得开的矛盾,无论如何都是会站在她的那边的。
  “怎么说呢,其实她跟我没有正面的冲突,只不过这个人一直在觊觎郑先生,我就很不爽。”童心直言,“她就是因为听说《Moody》是郑氏旗下的杂志社,还到处跟别人说拍完这个杂志能攀上郑先生。”
  听童心的语气哀怨,苏文清忍不住笑出声,“啊,我听说他们有绯闻是吧?”
  “连你这个不问世事的人都知道了。”
  “你家郑总是什么态度?”
  说到郑蕴之的态度,童心还是挺满意的,嘴角也不自觉的漾出笑意,“他当然是同意我的意见的呀,不然他还敢有什么想法,真是的。”
  “啧,幸福的小女人呀!其实你家郑总都满心向着你,你也不用太介意呀,如果你是真的不想让她上封面,那就换掉呗,对我们没什么影响。”
  “我就是觉得我的想法有一点任性。”
  苏文清笑了,“你能不能有点金主爸爸的自觉,你想换个人,还用得着看别人脸色吗?”
  “哦,那你陪我去那边说嘛!”
  苏文清对着童心的撒娇同样没有办法,只好同意,陪着她一起去了方向的办公室。
  童心提出了自己的想法,方向感到有一些疑惑,“我可以问问为什么吗?”
  童心没有了先前的退缩,摆出专业的态度,“我个人认为,叶秋儿并不符合杂志社的调性,形象不符。”
  方向沉默了一会儿,虽然童心直言是形象不符,但作为一个资深的杂志社主编,也知道是老板不喜欢这个人了。
  “或许这让你有些为难,我会提供几个同类型的更合适的艺人供你们选择,如果最后的结果依然认为叶秋儿是最合适的话,我没有意见了。”童心补充,“我知道叶秋儿是招人搭线的。”
  童心的话说完,方向也只得认同,但他事先并不知道是怎么选中的叶秋儿,这是版面编辑提供的人选。
  “好的,我稍后把下期杂志的内容发给您,您推荐您认为适合的人选,我们开会讨论吧。”方向恭敬道。
  童心应了声。“辛苦你了,我本来不应该干涉这些事情。”
  “童总说的这是什么话,您本来就有这个权利的。”
  童心交代完之后,就跟苏文清出去了,看她闷闷不乐的样子,苏文清问她要不要去酒吧玩玩。
  于是两人等到下班时间,就去了“糖心”喝酒。
  “要跟我说说吗,她怎么觊觎你家郑总了?”
  童心喝了口自己调的“长岛冰茶”,笑道,“你知道这个就叫失身酒吗?”

章节目录

酒芯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乐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童蕴稚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童蕴稚并收藏酒芯糖最新章节